世间诱惑,如影随形

2020-10-29 08:14发布

——记自己与心理学的结缘



一个不期而遇的开始……

 

作为一个曾经执拗地想要以创作当做人生希望的人来说,在写作这件事上,我就像河流中漫不经心的浮木,在数不清的撞击中东倒西歪,在岸边,在水中,左碰一下,右碰一下,在缺乏克制的好奇心的驱使下,迷迷糊糊地追逐着始终失焦的方向。

 

一年半以前的某个晚上,管理群在闲聊心理学,我盯着层层上升的文字,努力地捕捉我想要获取的信息。

 

忽然,看到了一句话:没有敌意的坚决,没有诱惑的深情”。

 

我被吸引了。

 

忍不住问,这个富有文学表达的美感的句子,它是什么意思?心理学家们难道也搞文学创作吗?

 

言语组合真的好奇妙,竟然可以造出这样富有蕴意的矛盾组合!

 

心理学和审美趣味产生连接后,首先被获悉的不是心理学理论的现实功能,而是让人眼前一亮的阅读体会,心理学现象的描述在实现逻辑和审美的统一后,不但可以满足读者理性的逻辑表达,也能带来情感发现的惊喜。




一种恰当的表达方式……

 

如果说寻找自身恰当存在是认知本能发展的具体体现,那我模糊试探的好处就是,能够帮助自己寻找到一种符合表达习惯的恰当方式。

 

从写作沟通功能的角度看,既然我认定写作是我表达的主要形式,那么它也会成为我和外界持续沟通的方式,我将努力让自己从这种方式中体会到自己存在的价值,通俗而言,作为普通人,我无法避免地因为对虚荣的渴望而获得进步,现实中肉眼可见的一个又一个诱惑从眼前浮现,抓住它的声音如影随形,内心的触动由此开始。

 

之前,喜欢看电影,就写电影,喜欢看书,就写观后感,然后贴在博客上,有人说看了影评就去找了那部电影来看,在学校担任广播员的朋友说要推荐好书,就读了我观后感文章,这种鼓动慢慢聚集成小小的能量;有好几次投给杂志,得以采用,也是很大的鼓动。

 

直至随着工作和生活产生了巨大落差,我从中感到,为了应付忙碌日常,表达欲望退缩到一个很小的角落,几乎都看不见了,变得只有零星的时间交给写作和阅读,日常工作中浅淡的交流无法触及内心真实的声音,我也觉得,不管是认知和发展自己似乎早已止步于停留的节点。

 

当我重新体会到被不断忽视的言说重新聚集起来,急着寻找表达的出口,现在看来,似乎是被佛洛依德的“力比多”驱使了。

 

自从我将这句富有诱惑深情的话抄在我的笔记本上,推动我有所思考的是,既然科胡特作为一个心理学家,他必定和其他心理学家一样,任意的一个言论都经得住解读,解读后可以解锁更多的现实功能,而这句话他到底指向哪里?我如何能够在生活中找到和这句话贴合的相通之处?

 

我想要解开模糊未定的含义,想要解开更多的迷惑。


 

一个捍卫边界的理论指导……

 

在持续地阅读中,大龄女青年的学习方式就像掉了牙的老太太,做不到一口咽下,也舍不得半点浪费,只好一点点地啃。

 

“没有敌意的坚决,没有诱惑的深情”,脑海中有个声音在一直重复地喃喃自语,我开始查阅科胡特,认知的网络慢慢铺开,越来越多关于心理学的名词跑了出来,边界,规则,爱,无条件……为了用于答题,用于写作,我需要寻找这些专业词语的相关释义,用自己的语言完成解读。

 

慢慢地,生活当下的现状也自动变成了自我分析的模板。

 

在身边发生的事情和不断开拓的感知交替在我的世界发生,我失望,释然,焦虑,快乐。

 

我努力记起梦境,又抛弃梦境。我批评他人也接纳自己成为被批评的主体,和无话不谈的好朋友聊天,我忧虑他们因恋情和我疏远,又希望他们获得幸福。

 

记得当我向一个在外发展很好的亲友偶尔说起我的现状,只是一个随机的选择,只是很多聊天内容中平淡无奇的一段,并不是别人认为的惨淡经历。

 

想不到在接下来的时间里,亲友就像一只张牙舞爪的老母鸡,对我进行批评,那是我工作后遭到的最猛烈的棒打。那个年收入几十万的中年长辈站在我高不可攀的高度上,俯瞰着我,说我事业无成,是一个十分失败的女人,怎么容许自己在一个毫无起色的公司连续上班七年?

 

在手机另一头,她就像一个全知全能的遥控手将我数落得体无完肤。我知道,她作为一个充满善意的长辈,在恨铁不成钢,我也知道,自己已经完败在她的言论之中,仅凭她的能力和财富,我并不具备反驳的力量。

 

我对她说,我接受她的说法,她在那一刻停止了语音轰炸。

 

不是我对批评我的人没有不满,而是,在愤怒和克制的选择中,用克制保护自己的边界比较重要。恰恰因为她的一番言论,刺激了我的思考,我真的只愿意活在低欲望的标准中吗?我真的是那个愿意对一切诱惑无动于衷的人吗?

 

我的父母甘心付出,托起子女暂时安宁的港湾,不对我们提出高的要求,我看着他们在生活中艰难谋生,就这样觉得理所当然?

 

这样的我,是愿意成为的我吗?

 

我的价值观在那一次别人强行的介入后变得很不一样,我不再愤怒,而是悲伤。

 

我从这一次经历恍然大悟,原来经过自己对心理学的内容的一番思索和整合中,那些被固化的认知早已形成了一个和以往迥然不同的思维方式,它在我的生活中发生了很大的正面作用。心理学就这样影响了我的生活。



一个完成比完美重要的结果……

 

如同别人问我的那样,为何甘心一直止步不前?当知道人对延续性断裂有本能惧怕的时候,我似乎明白无法舍弃的根源。

 

对完美主义的执着并不是真的想要完美,而是害怕遭遇破碎,害怕不完美的自己遭遇不合理地审视,因为怕面对不够好的自己,所以竭力活在延续性的状态带来安全感里,因此选择一直停留在那件事完成的过程中不愿意结束,结束意味着不符合脑海中的期待。

 

在我成长的过程中,当我不符合父母老师或其他人期待的时候会被责骂,那种责骂带来的感受已经我不想重新经历,但是那个受伤的自己仍然给我们的身体和感受带来切实的疼痛,就像身体里住着受伤的孩子,因此当需要完成一些稍微有挑战的事情时,过多担心结果的经历就会唤醒受伤的记忆,所以变得有些躲避,拖延,甚至不了了之。

 

不了了之真的是太不幸的结果,阻碍了自己的发展,就算有所发展也经历了很多的艰难险阻,但是,接近完美的进度是在实践中实现的,一次一次地完成才能抵达自己的期待。

 

从结缘心理学到离不开心理学,让我看清楚很多问题的症结,心理学常识可以在必要的时候发生作用,变成一个指导你不断前进的工具,就像数学,语文一样,不是无时不刻都能帮助你,能够帮助你的方法有很多,不一定是心理学。只是,如果能够借助心理学明白一些基本的必须常识,人生的迷雾就会早一些被驱散。



登录 后发表评论
0条评论
还没有人评论过~